不知东方之既白

可以叫既白!但是鸡掰不可以!> <
专门放饭的小号。基本都是乙女向。
会用究极恋爱脑理解剧情,评论区交流欢迎!!
究极混邪杂食人。
偶尔会口嗨。
慎fo!

焯 我感觉我赶不完RK的贺图了🤒


那么只能简单祝福一下他了


希望RK能早点找到他想找到的人^ ^生日快乐洋蓟头










那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水果蛋糕来咯!

【21:00】一碗茄块狗鱼汤引发的……“血案”?

太久不码字手都生疏了

是大卫X你哒☆

加了亿点点我流私设

希望大家吃年夜饭吃得开心!除夕快乐!



☆☆☆

众所周知,庄园新星是个十分乐于助人的摩尔。无论拜托给她什么任务,她都会去认真完成。虽然事后会念叨什么“总算清完了红点”这些令摩难以理解的话,但她的热心一直是被庄园的摩尔所认可的。


这些认可的摩尔里自然包括汤米。


“啊,■■,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汤米抬头见你从雪山缆车上下来,便停下手中的活计,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你开口。

你甩了甩身上的积雪,边把窝在你温暖兜帽里不肯出来睡得直打呼的拉姆扶稳,边笑着回应汤米,“当然没问题,是什么事情呢?”

“嗯……其实还是大卫的事。”汤米挠了挠脸颊,露出了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最近他和梅森闹了点别扭,又沉迷实验不肯吃饭了,我有些担心他,所以……”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老样子一份茄块狗鱼汤送到大卫的门口是吧?”

你点点头,毕竟之前替汤米跑腿送狗鱼汤用香味把沉迷实验的大卫从实验室勾出来这件事你已经干过不止一次,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大卫一开始还曾因为被香味打断了思路而生过自己的闷气,但是伸手不打笑脸摩,所以会像小孩子喝药一样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喝完汤,你差点以为自己的厨艺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大卫事后向你别扭地表示你的厨艺很好,但当时那个皱眉喝汤的表情实在是激起了你身为厨师的斗志,所以只要汤米一拜托你,你会立马应下。

你并不知道的是,你本就是大卫稍有好感的摩尔,汤确实十分美味,但是你的视线、你的存在会让他连吞咽这种动作都有些紧张。


当然,光送饭不搭茬是不可能的,毕竟你可是将庄园居民全员好感刷上30,被骑士团团长这样的高岭之花送过黄金铠甲的无冕海王,找话题聊天可是你擅长的事。

所以,你有时会被倾诉欲爆发但是人际网贫瘠的大卫拉着看他的一堆尚未向庄园其他人展示的新发明。

庄园鼎鼎大名的发明家会戴着安全帽,手拿扳手,海蓝色的眸子亮晶晶的,浑身充满神气地向你介绍这些发明的各种用途,有时讲到兴起,还会直接牵着你的手跑向放在另一端的机器让你亲身体验。

不顾你偶尔扑通扑通跳动的少女心,只会歪头疑惑你怎么还不上手试他的新发明,是不是新发明哪里出了点问题,然后把毛茸茸的脑袋贴过来检察线路。


………………


啊啊啊啊,这个发明家根本不懂什么叫社交距离!!

就像有时人会突然深夜梦回,因为数十年前干过的一件小事,然后在数十年后对此羞耻得翻来覆去吱哇乱叫的情况一样,此刻你也陷入了这种情绪。


你熬着汤,扶着发烫的脸思绪乱飞。


##

说来也巧,等你煲完了汤,汤米也刚巧下工。于是你们便一道前往农场。


“说起来,大卫这次为什么要和梅森嗯……闹别扭呢?”你换了只手提沉甸甸的汤,对着开始飘雪的天空呼出一口白气,“呀,开始下雪了呢,不知道今天夜里雪会不会积起来。”

“看样子会下得挺大,大概会积起来吧,或许可以堆个雪人呢,”汤米挠了挠头先回答了你的问题,然后直接将你手上提着的汤接过来,再接着向你解释这次兄弟矛盾的缘由。


一开始本是一件小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就突然转到了女朋友上。


汤米只记得当时大卫赌气说自己一定会比梅森找到女朋友,而且如果找到了女朋友,梅森就一个星期不要再来打扰他做实验!汤米当时差点没憋住笑,他们的小弟弟啊,连赌气都这么有特色。

但是作为家中的二哥,三兄弟关系中的横木、沟通的桥梁,他自然是不能笑出声的,所以想赶忙打圆场,但话还没说出口,极富行动力的大卫就冲出了家门跑进了实验室。

梅森对汤米吐槽道,就大卫那个人际交往能力,能认识几个女孩子?然后对着大卫离去的背影高声喊道如果你找得到我就一个月都不来管你!汤米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选,而那个人选就是你,但是心中莫名的情绪让汤米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于是在安抚好自家的大哥后,汤米便上楼敲了敲门进了大卫的房间。


“大卫,你这是……?”汤米迈进房间后就被满地的零件搞得不知道从何下脚,生怕自己踩坏了弟弟的什么宝贝新发明。

大卫头也没抬,“我打算做个AI。”

“AI?”

“嗯,就像之前做的AI瑞琪团长一样,我会做一个AI女友出来,反正梅森可没说女朋友需不需要真实存在。你记得帮我保密。”

大卫将实验台前的灯光拧开,拿出一小块芯片放在实验台上输入数据。汤米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散乱着的零件走到大卫身边,“你这芯片……是早就准备好的?”

“当然不是。”大卫将一摞图纸推到一旁,“芯片研制哪里那么简单,这是我上次研究瑞琪团长的AI时保有的备份,只要修改一些地方应该就能用了。……诶!你小心点!弄坏了我可来不及再做一份备份的备份。”

大卫皱着眉拍开汤米蠢蠢欲动的手。

“嘶,下手还真重啊你。有没有兄弟爱了?”汤米吃痛,默默缩回了手。

大卫抱臂哼了一声,“如果没有,你现在都不会被我允许进来。”

“好吧,说起来,难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喜欢的女孩子吗?”汤米甩甩手,揉着留下红印的手腕问道。

“有啊。”

“嗯,没有也…………哈????”汤米到嘴边的安慰顿时卡了壳,扭头震惊的望向淡定自若地说出了不得了发言的大卫。

“——我说我有,所以我会对脸型数据进行一定的自定义调整。”大卫叼着扳手爬上高台,“为了不引起梅森的怀疑,我会用数据自动生成一张脸,然后蒙混过关,让梅森可以不用来打扰我一个月。”


汤米一时不知道是该心疼梅森还是吐槽大卫有喜欢的女孩子还做电子老婆弟弟是不是真的要注孤生。


“好了好了,现在你也知道了,快离开吧,不要打扰我做研究。”

坐在高台上的大卫不耐烦地摆摆手把汤米请出实验室。

汤米:……你倒是让我把瓜吃完啊!?


不过话虽如此,但当大卫闷在实验室一个多星期也不吱声的时候,身为兄长的汤米和梅森还是会担心,所以这也是汤米拜托你送汤的理由。


##

总之,汤米向你七七八八解释了缘由后,你们也差不多到了目的地。


不过不巧的是,大卫此时并不在实验室。汤米看着紧闭不开的门有些困扰,“这么冷的天,汤一会儿就要冷掉了吧。”

“唔……”你沉吟片刻,便翻出大卫此前赠与你的备用钥匙,顶着汤米【你哪来的钥匙】的微妙表情,打开了房门,“还真能打开?”

“…■■,你这钥匙……?”

“啊,之前大卫说他有时候会外出找点实验材料不在家,所以直接给了我一把钥匙,说方便我送饭什么的。”

你眨巴眨巴眼睛,将钥匙转了几圈收好,冲汤米笑道,“不过我每次来都会碰上他,所以这把钥匙就一直没派上用场。倒是今天总算有了点用武之地。”


汤米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将【看来大卫对你还真是不一般的信任】这句话咽了下去。


心思烦乱的他干脆踏进屋内,然后发现比起上次进时实验室显得更乱了。

“唉,大卫这家伙也不收拾收拾。”汤米艰难地闪躲着地上不知名的零件,“万一其他摩尔不小心搞坏了什么东西,生气的还是他。”

你默默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不得不承认汤米说的有道理。


知道的以为大卫在做实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里遭了RK。


不过地上虽然散乱,但是桌上标着的各种实验器材倒是整整齐齐,这种不协调的整洁引起了你的好奇,尤其桌边摆放着的一个人偶模型,居然和你今天穿得一模一样!

你摸着下巴猜测大卫应该也是顺手就在丝尔特那里买了今年冬季的爆款NO.1,甚至偷懒没做什么搭配,毕竟他对科学实验以外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趣,连衣柜里的衣服都是几十套一模一样的。


“我们把汤放下就走吧。”汤米将汤放在保温箱中,扭头对正在观摩AI衣服的你说道。

你点点头便准备转身离开。


然而。

意外发生了。


众所周知,快过年了到处都会放爆竹。而爆竹这种东西,会发出巨大的响声。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时,这种巨响很容易对过往人群造成效果拔群的[惊吓]效果。


于是,你被窗外突然炸响的爆竹吓得手一抖,不知扫落了桌上的什么东西,并一脚踩了上去。而那个物体在力的作用下发出了不妙的脆响。


“……”

——很明显是碎了啊啊啊啊!!!


你发誓。

在这一刻,你深刻的理解了艾尔警官为什么讨厌爆竹的心理。


“刚刚那阵爆竹还真够响的,把我都吓一跳呢。”已经走出门的汤米发现你没跟上又折回来,有些困惑地看向僵在原地不敢动弹的你。

“■■?你怎么呆在原地不动呢?”

“汤、汤米……”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能帮我看看,我脚下的是什么吗?”

“……脚下?……脚下!?”

汤米差点跳起来。

他可太清楚大卫对待自己的宝贝新发明是什么态度了,别说是亲哥哥了,恐怕行政官他都有胆凶一凶。他赶忙上前仔细端详了那堆碎片。


——这碎片不就是之前那块大卫说弄坏了根本没时间做第二份备份的芯片吗!?


“汤米,我刚刚踩碎的是什么呢?”你颤抖的语气活像是被告在问法庭上的法官自己需要判几年。

“是大卫的电子老婆。”汤米下意识的回答了你。

“……”

很好,是死刑。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个道理你太懂了!


你惨白着脸,抱着如风中残烛的希望问汤米,“那么……我需要,赔多少摩尔豆呢?”

如果可以,你希望至少可以争取变成无期。

汤米沉重地向你挥了挥手,你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五、五十万?”


天知道你的存款究竟有没有五十万!


最近庄园过年,你为了买年货(指扭蛋机)付出了多少豆子恐怕只有庄园的财报清楚,现在你的兜里恐怕比脸还干净。


前几天你穷得都快和拉姆一起共食拉姆食品了!


当时彩虹把麦香牛奶和巧克力豆递给你的时候还感叹你的拉姆胃口真大,才几天就把一个星期的量给吃完了,然后还特意叮嘱你不要一次性给拉姆喂食太多。

你厚着脸皮笑着附和说确实。

你的拉姆抬头看了看你,又看了看彩虹,委屈地bibo几声后选择啥也不说。


你打定了主意。

只要汤米这个时候冲你点点头,你就立马冲进黑森林,和骑士团掘地三尺也要把塞德里斯这个欠你五十万的混蛋找出来给你付账单。

“…不。”

“难道是五百万!??”你捧着脸发出了难以名状的鼹鼠尖啸。


急,把塞德里斯分期还…………


“我的意思是,我无法估量。”


很好。

把塞德里斯掰成十份也不够赔的。

你麻着脸瘫在大卫的工作椅上,感觉自己被判了死缓。而这个缓期就是大卫回来的时间。


##

嘎吱,嘎吱。

有摩尔正在踩着木质的楼梯上来了。


应该是大卫回来了。


你哭丧着脸准备起身去投案自首,只觉得这个缓期未免太短。没想到却被汤米一把按在椅子上。


“没关系,我会帮你隐瞒的。”汤米看你万念俱灰的样子开口道。


你:啊!?怎么隐瞒??


然后你就见汤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等摩高的AI模型以抛物线的姿势投出窗外,那模型掉落在梅森放在后院的干草垛里甚至没发出什么声响。


作案手法之熟练让你目瞪口呆。


“啊,别误会,在工地上扔水泥袋习惯了。”

汤米挠挠脸有些不好意思。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汤米想做什么,大卫便推门进来,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

“汤米,你怎么进来了?”

随后那双你很喜欢的海蓝色眸子就转向你,“……■■?你……”

你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就被汤米暗中拉了拉袖子示意噤声。汤米以手握拳轻咳几声,用一种十分惊喜又欣慰的语气直接一转攻势。

“大卫,没想到你生成的AI长的是■■的模样啊!”


你和大卫:!???


被哥哥无意中戳破少年心事的大卫瞬间涨红了脸,脸上的雀斑都膨出红色,连安全帽下支棱出的卷毛都透着羞意。

他视线到处乱飘根本不落在你的身上,然后结结巴巴地回答自己的哥哥,“你你你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汤米!!?”

汤米见状趁热打铁,趁着平时高智商的大卫此时被不知名的情绪占领了逻辑高地,他直接拍了拍你的肩,用高亢的声音赞美,“大卫你的这个新AI太厉害了,我不管怎么看都和■■没什么差别,真不愧是你啊!”

然后又露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贴心哥哥的模样拍了拍大卫的肩,“没关系,我会对■■保密的。”


大卫:…………


大卫的视线终于转向你,那双蓝汪汪的眼睛不知闪过了什么,然后你就看到他瞬间平复心情镇定自若地走到你的跟前,用带着还些许硫磺气息的手套摆弄着你的脸,将你的脸蛋捏来捏去,甚至拨弄了一下你耳后的头发。


……拿出你庄园无冕海王的心理素质蒙混过关啊■■!

你努力控制自己,说服自己现在只是个莫得感情的AI。


大卫贴得有些近,你甚至能瞧见他细密的睫毛下那双像海一样的蓝色眼睛正在认真注视着你的发旋,就好像你是什么值得被特殊对待的实验对象。

你听到他喃喃自语,“真没想到这次的材料模拟出来居然能和真人相似度这么高。”


诶……

成、成功了!!

你几乎不敢呼吸,生怕被大卫瞧出端倪。


##

一旁的汤米在大卫上手的那一刻就打算阻止他,然而出口晚了,只能强行转移话题转移大卫的注意力。

“说起来大卫,你那天晚上打算怎么做呢?”

“唔,我打算……等等,这倒提醒我了,我去拿个东西,很快回来。”大卫将手套一摘放在实验桌上便匆匆下楼,看样子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楼梯都被他下楼的声势踩得咚咚直响。

大卫暂离后,汤米便满脸歉意的向你道歉,明明是他们三兄弟的事情,却把你卷了进来,真是抱歉。

你摇了摇头说没事,毕竟欠债还钱,大卫那么贵一AI给你踩碎了,就算说不要赔,但起码除夕这关你得帮大卫过了,不然你良心过不去。

汤米定定的看着你,最终还是将一些话咽下,他叹了口气,说他会尽力在晚上帮你和大卫周旋。

大卫回来得确实很快,他将什么东西攥在手里又将什么东西别在你的耳后,根据重量,你判断那是发卡。

汤米在一旁出声替你开口,只不过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我的好弟弟啊,这是什么?”

大卫轻哼一声抱臂环胸,满意地看向别上发卡的你,用一种听上去心情还不错的声音向汤米解释,“这是我之前给AI准备的信号发射器,虽然AI有一定的自主性,但是太过复杂的回应就需要我手动校正。”

“到时候要是梅森拉着她单独讨论什么,有这个场外援助也不会露馅。”

“不,我的意思是……”汤米扶住额头,“这个发卡为什么是扳手形状的?”

果然他就不该对大卫的审美抱有希望。

“唔?扳手怎么了?”大卫一脸莫名其妙。

“——哪个女孩子会把扳手戴在头上啊!起码换一个可爱一点的吧!?”


拥有交际常识的汤米还是忍不住了,对着大卫聪明的脑瓜施放了“兄长之爱”。


##

时间终于来到了晚上。

庄园四处灯火通明,然而你却根本无心欣赏。艾米拉你去跨年你都忍痛拒绝了。


毕竟,晚上可是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你来到农场,头上戴着扳手形状的发卡,大卫还是坚持给你戴这个,汤米根本拗不过他。


大卫站在木屋前,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那身衣服,只不过脖子上多了一圈围巾,恐怕是他的好哥哥们给他强行围上的。他遥遥地望向阳光海滩,像是在发呆,没注意你已经一步一步接近了他。

你沉住气,想了想AI瑞琪团长的例子。AI会与本人的性格没有什么差异。于是,你尽可能的想了一下如果自己是大卫的女朋友会是什么样。

然后非常自然地扑向大卫,挽起他的胳膊,用一种雀跃的语气问道:“你怎么还不进去?”


“啊??!?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大卫整个摩都僵住了。

怀中女孩子柔软的身躯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像是一台年久失修的老式机器卡住了壳,只会重复着说你你你。

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回答你,木屋的门便开了。

“这么冷的天还杵在门外,也不怕冻感冒,找不到就找……嗯?■■??”

梅森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还僵在那里的大卫,又看向你挽住大卫的手,复而转头看向屋内的汤米,最后又看向自家最小、人际交往能力全家正数第三倒数第一的弟弟,最终从喉咙挤出一句:

“……大卫居然是我们中第一个脱单的??”

刚刚还满面通红的大卫瞬间面无表情。

硬了。

扳手硬了。

你差点笑出声。


##

席上,每当梅森抛出什么问题时,汤米总会在旁不动声色的打圆场,大卫也通过智能发卡暗中指引着你该如何如何做,这顿让你如坐针毡的年夜饭总算吃完了。

什么日后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孩子要几个,起什么名字……

这是弟弟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就该问的问题吗!!

偏偏大卫还回答得十分正经,十分有正牌男友的感觉。不仅如此,自然亲密的接触一个接一个。明明之前被你挽手还会满面通红!!现在帮你拢头发都面不改色,你这么熟练是为什么啊!!

你发誓,以后绝对会积极跟着消防署就过年期间的烟花爆竹安全燃放问题进行义务的宣传劳动。


瞎几把放炮害摩不浅啊!

你痛心疾首。


#

等到酒饱饭足,大卫便也十分自然地牵住你的手,跟梅森说要和你出去看雪跨年。

汤米本以为梅森这样重视兄弟一定要一起跨年的摩应该会拒绝这个提议,但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大卫这样的要求,并且拦住了想跟上去看看的自己,还给出了无法反驳的理由:人家小情侣跨年,我们做哥哥的就要给出空间嘛。

室内知道内情的汤米有苦说不出。


而室外正静静的下着雪,雪在路灯的照耀下,发出淡淡的微光。

感谢大卫在出门一段路后就松开了你的手,不然你真的会想冲去农场和小宅箱小宅罐们干一架冷静一下情绪。虽然大卫的手干燥又温暖,在雪夜属实是不可多得的取暖方式,但这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白日里里总是充斥着动物叫声的牧场现在回归平静,雪夜实在太安静了,甚至安静地能远远的听见阳光海滩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该怎么向大卫解释呢。

你低着头跟在大卫旁边嘎吱嘎吱地踩着雪,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直到他冷静的声音在你耳畔响起,“你是真的■■对吧?”

你下意识的装傻:“诶?…………你在说什么呢大卫,哈哈哈我、我是……”

“●●●●●●●●。”

“这是我给AI编的码,只要说出这样的指令,她就会亲上来。”大卫停下脚步,低下头用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静静凝望着你。


没想到大卫你是这样的摩尔!!

你被那双眼睛一看就想丢盔卸甲,带着复杂的心情,准备一咬牙一跺脚就亲上去,谁曾想你刚接近大卫就被大卫用手掌挡住了。

你的唇瓣贴上了大卫有些粗糙的手掌。


这传递出了一个信息。

他阻止了你。

【他拒绝了你】


“你不用做到如此的地步。”

“况且,我并没有编出这样的指令。”大卫平静的说出了事实。


你几乎觉得你带着些许粉红泡泡的想法在他冷静的目光下无所遁形。


你僵住了。

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心头,最后融合成莫名的委屈。事实上刚刚用力过猛牙齿磕到嘴唇的时候你就疼得眼泪水直打转,但因为顾及着AI设所以勉强强撑,现在——

“其实…诶?!你、你怎么哭了??”

刚刚还淡定无比的大卫看到你落泪后,顿时有些手忙脚乱。想拿纸巾替你擦擦,然而掏了半天,却从口袋掏出一张估计是随手放进去的演算纸,你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又忍不住挂着泪笑出声。

“啊、你怎么…又笑了?”大卫拿着演算纸递也不是收也不是,脸上的雀斑如果能排列成图案的话恐怕大卫的脸会全是问号。

他嘟嘟囔囔,“果然,不管我翻了多少资料都研究不明白女孩子的心理………………不过算了,你高兴就好。”

他眼巴巴地看着你。将演算纸默默收了回去。


“唔,话说回来,你是怎么发现的?”你含着大卫刚刚翻纸巾翻出来的副产品糖,把脸上挂着的被寒冷天气速冻成冰的泪珠抹去,含混不清的向大卫发问,“我觉得汤米的演技还挺好的。”

“嗯……其实我一开始确实被汤米给唬住了。”

大卫拨了拨耳旁的卷毛撇撇嘴,对自己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你这件事有些懊恼,“但是,你还记得吗?我当时帮你拨了耳后的发丝。”

你点点头。

大卫露出了有些小得意的笑容,小虎牙晶晶发亮,“我在AI模型的耳后做了喷码,相当于一个防伪标识。虽然庄园里应该也没有其他摩尔能模仿出来。”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托那个喷码的福,我知道了你真的是‘你’。”

之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基于你才去做的。

不管是席上的问答,还是亲密的举动。

你从他的眼中读出了这样的信息。

什、什么嘛!

你把头埋进围巾里,企图闷死自己。

这算是告白的话那刚才拒绝我干什么啦!


大卫睁大眼睛。

海蓝的眼睛中盛满无措和细碎的喜悦。

片刻后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他将你头上的发卡取下,摆弄了几下后,扳手竟然绽成了还带着露水的百合花。

他耳根发红,难得在你面前不提新发明就能不停的说话,“这是虚拟投影投射出的花,我看书上说,这个时候需要这个。”

他深呼吸了一下,用那双海蓝色的眼注视着你,“至于刚才的拒绝,是因为,我希望……”

大卫抿了抿唇,将手掌覆在你的唇上,慢慢贴近。你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流,大卫也能感受到你被雪夜浸染得有些发凉的脸颊。


他亲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出于自身的意志来对我做这种事,而不是什么指令。”


“因为。”


“我确实喜欢你。”





~END~



#亿些私设和后日谈

☆大卫和汤米都对你有好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意外,恐怕年夜饭会变成“兄友弟恭”的没有硝烟的战场。

☆人际交往能力方面,汤米是三兄弟中的TOP,其次是梅森,最后是大卫。

☆那个让你吓了一大跳的罪魁祸首——爆竹,其实是大卫专门为庄园研制的,准备春节期间全园燃放。

原来我根本不用赔偿啊!!

你气得想锤大卫。但是又怕把天才发明家锤出个好歹。

最终大卫把AI模型找了回来,让他生成了自己的脸,让你锤了个够。




前一棒:@空城 

后一棒:@灿星 


我真的会被RK突如其来的直球击晕。


“你的确是我计划中的意外”

这句话给我裱起来放在庄园留言板上挂上个三天三夜!!!!

好,好,洋蓟头,不愧是你

你这直球把我从墙头直接击回了庄园


一年一度的圣诞限定爱心教堂唱诗班大合唱,领唱的自然是诺恩。

“~♪”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露出虔诚的「信徒」模样。


从玻璃花窗透进来的阳光被斑驳成绚烂的彩光投射在白色的大理石柱上,诺恩安静地坐在第一排的长椅上摆弄着即将被挂起来的槲寄生,他的黄色超级拉姆亦在旁边想要给自己的伙伴帮忙,却不曾想被胶水黏住了自己的三片金叶子。

“BI、BIBO!?”拉姆急得在空中蹦跶了好几圈。

“哈哈哈哈,噗噗别着急,这次用了水溶性胶水,很容易分开的。”它坏心眼的搭档看够了笑话,被自家拉姆追着捶了几下后终于停止了笑声,带着笑出来的眼泪帮它一一把叶子分开。


就算诺尔的声音很好听!它也决定先和他断交十分钟!

黄色的超级拉姆气鼓鼓地坐在长椅的另一端生闷气。


“~♪”仿佛雪山清泉一般的歌声从它背后飘来。

是诺尔在唱歌。


但细听歌词居然只有对不起对不起和对不起……哪有这种道歉方式啦笨蛋诺尔!


虽然它很吃这一套!!


黄色的超级拉姆慢吞吞地把身体转向诺恩,发现它坏心眼的搭档手里举着槲寄生,他笑眯眯地挥了挥手上经过处理的植物,“~♪”

“那么我的好搭档愿意屈尊……呀?”

“哈哈♪”

白发的小摩尔捧着害羞得连叶子都蜷缩起来的拉姆露出愉快的表情。

“多谢你愿意再次原谅我,我的朋友♪”


“那么,今晚的合唱也请多指教啦。”

“~♪”


----------

是约稿

画手:雨之

【摩尔庄园乙女】除夕跨年活动宣传

📣📣📣妈咪们一起来做年夜饭哇📣📣📣

极圈之内:

上辈子你瞎了眼,不仅被黑魔法师害死,还落得了一个臭名远扬的下场,重生后,你誓要夺回属于时空守护者的一切!


但面前将自己按在跑车上壁咚的蒙面男人是什么情况,只见那个男人邪魅一笑:


“我是RK,晚上,到我房间来。”


你脸色一变,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什,什么?”


你大脑一片空白。


下一瞬,RK将你揽在怀里,贴在你的耳边低声道:


📣📣📣“群号818986686,除夕跨年产粮活动现正火热招募太太,快来加入吧!”📣📣📣




时空组贴贴~


动作有参考

===============

“?RK你要干……呜哇????!”以为自己要被恶作剧所以拼命挣扎。

“呵~你猜啊~?”不断收紧抽绳。

心情很好地凑近。


贴~



======

一点点感叹


果然只要圈子够冷 厨子总有一天会被逼成十项全能







“公主!我回来啦!……诶?杰西你为什么要捂住公主的眼睛?”

“——哇啊啊啊艾尔警官!??我我我我没干什么啊???”


不远处的洛克行政官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电话,深藏功与名。




不会画画斯米马赛【【。


祝么么和塞拉生日快乐~


完全没问题.jpg


生日快乐我的小公主🎊🎊


也祝塞拉生日快乐🎊


生日刚好夹在杰西和么么中间,家具店又出了生日相关的家具,干脆就在家园里放了些给自己过个生日,就当是蹭么么的热度好了hhh


祝自己生日快乐🥳在摩尔庄园和大家相遇是我这几个月来最开心的事啦

【菩提X你】要来点兔子发卡吗

和群友聊天吹水的时候产生的灵感。

短打。

无逻辑。


1.

菩提是皇家骑士团的团长,而你是他的恋人。


2.

你从未告诉过菩提,其实比起脸,你对他的那头鲜艳的红发更感兴趣,与他同被安眠时都会下意识地揪住他的一小撮红发。

菩提还以为你睡觉时会经常做噩梦,所以被揪头发后会反过来拥住你一起睡。


冬天还好,夏天这样会有些热。


是甜蜜的苦恼。


3.

天气正好,细碎的阳光跃过层层绿叶在他的俊脸上留下不规则的光斑。他耍赖躺在你怀里说要在这里晒太阳就是不肯起来。


但是这里可没什么阳光呀。

是吗!可是我为什么觉得我快要被晒熟了。

菩提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几乎笑出声。


然后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梳子给他梳理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


菩提闭上眼,非常自然地享受你的服务。感受着恋人的梳齿在他的头皮上轻柔地划动,指尖不时拨拢垂到他鼻尖上的头发。

说实话,有些痒,也让他有些想笑。


安全的环境,温暖的阳光,可爱的恋人,这所有的一切让他的骨头里都生出一种懒意,让菩提有些昏昏欲睡。


于是他真的在你怀里睡着了。

当然事后抱着被压麻了腿的你回了家。


3.

天气渐渐转凉,菩提的头发也渐渐变长,被骑士团繁琐事物绊住的他几乎没空去修理自己的头发,直到喝汤的时候他一低头刘海都快垂进汤里,这才发觉:他该剪头发了。

作为糙老爷们儿的菩提想都没想地就准备提剑把长发割断,然后被气鼓鼓的你拦了下来。


——刀下留发!!!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头发!!


你难得对他生气,菩提觉得有些新鲜。他本想逗逗你,但是看你这么生气……嗯,骑士可不能有这样的坏心眼儿,更何况是自己的恋人呢?

菩提决定遵守骑士美德。


——这么粗暴地对待努力生长出来的头发,小心以后都长不出来!!

我觉得你这算诅咒喔?唉等等等等,你干什么我手上还拿着剑呢??

菩提赶忙归剑入鞘,抱住气呼呼的你。


……总之,你低头啦!可恶的菩提,长这么高干什么啦!

好好。

菩提有些无奈,单膝朝你跪下,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然后垂下他的那颗鲜艳的红彤彤的脑袋。


嗯!这样就清爽多了嘛!

菩提看着镜子里顶着兔兔发卡的自己失语片刻。


亲爱的……你确定……?

嗯!和我是同款哦。

……。好。


菩提默默坐下开始嗦汤,食不知味。


4.

习惯是可怕的。

菩提现在看到你笑盈盈地朝他伸手,就会自觉低下头让你给他别发卡。


5.

当然,这遭到了库拉的嘲笑。


6.

菩提觉得这是嫉妒。


7.

意外出现在一个闲暇的午后。


不知道团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先走一步!

诶?等等你的发卡还没取下来……?


因为太过习惯,所以菩提在接到紧急通知后就急忙冲去了前哨站训练小摩崽子。

在顶着满头的兔子发卡的情况下。


啊、老师来了!老师你……!??

嗯?今天怎么吵吵闹闹的,纪律都去哪里了?

菩提虎着脸。


噗……哎,瑞琪,我没看错吧??老师他头上??

弗兰克领着队伍,努力做好自己的表情管理。

嘘,弗兰克,老师这么做必定有他的用意。

瑞琪是菩提的迷弟,他坚信这不是意外。他站到弗兰克的一旁,领着另一支队伍让他们保持安静。

这一定是在锻炼我们遇到特殊情况时也需要保持定力。

啊??

弗兰克几乎被瑞琪这副坚定的样子唬住了,但他觉得老师肯定有情况。


行吧……说不定是师母呢?

瑞琪闻言一愣,不会吧?


他没想到这一层。


于是瑞琪也开始表情微妙了。


8.

训练结束后,瑞琪终于和菩提指出了他头发上的问题。


菩提沉默良久。

这是在锻炼你们啊。


弗兰克惊呆了。


在锻炼你们遇到特殊情况时也需要保持定力。


瑞琪有些惭愧。

抱歉老师,是我还不够成熟。


菩提揉了揉两个小摩崽子的脑袋,暗暗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理由找得真不错。


9.

菩提向你提出抗议后,你眨了眨眼,把兔子发卡改成了草莓发卡。


看,还是你喜欢的草莓哦!

……不,不是这个问题。

菩提捂住脸。


唉,算了。


然后任由你窝在他怀里给他编头发。


谁让他喜欢你呢。




~END~